注册

安徽产经观察:四大徽酒业绩分化严重 金种子掉队


来源:凤凰网安徽综合

一直以来,安徽都是白酒的产销大省,2018年白酒产量居全国第五位,拥有白酒企业约550家,其中规模以上的企业为112家,上市公司更是多达四家,这四大徽酒的一举一动常常引发业界关注。实际上,四大徽酒中的

一直以来,安徽都是白酒的产销大省,2018年白酒产量居全国第五位,拥有白酒企业约550家,其中规模以上的企业为112家,上市公司更是多达四家,这四大徽酒的一举一动常常引发业界关注。

实际上,四大徽酒中的古井贡酒、口子窖、迎驾贡酒和金种子是衡量安徽白酒企业发展的重要指标,随着2019年三季报(编者注:此处三季报指前三季度财报)的陆续发布,四大徽酒的前景再次引发热议。

金种子垫底四大徽酒

中高档酒营收下降、产品定位迷失,金种子酒接连亏损,陷入了艰难境地。

三季报显示,金种子酒净利润亏损7160.67万元,去年同期为162.47万元,同比下滑4507.33%。金种子酒表示,营业收入的大幅度变动,主要是由于报告期内销量较上年同期减少

凤凰网安徽发现,在四大徽酒中,金种子酒的业绩常居末位。金种子曾对业绩下降作出回应,一是消费快速升级,市场消费主流产品价位上移,导致公司百元以下产品市场份额萎缩,销量下降;二是主推产品金种子系列年份酒尚处于培育期,销量未突破上量且对公司整体业绩贡献度有限。

不过,凤凰网安徽注意到,早在2010年,金种子酒就曾在高端产品发力,其高端徽蕴金种子产品定价从数百元上至千元。据财报显示,公司短期内的确因此提升了业绩,2010年至2012年,其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31.97%、27.87%、30.03%。

虽然金种子酒早已规划了高端路线,但是近几年,金种子酒却在这一阵地中迷失。据报道,公司财报显示,2016年至2018年,金种子酒的中高档酒营收分别为8.15亿元、7.04亿元、6.35亿元,销量连年下滑。

十年前已规划好的高端产品战略部署在如今未能贯彻,金种子酒又开始向多元化产品努力。据报道,曾在2016年,金种子酒瞄准中端消费人群,向健康酒市场发力,出资1000万元,建立大金健康酒业有限公司,推出和泰苦荞酒,但成果并不如意。

新产品上市后,金种子酒并未大面积铺货。据财经网报道,有记者曾在安徽两家大型商场内找不到苦荞酒,超市销售人员称,因为苦荞酒不好卖所以不进货。金种子酒对此回应,苦荞酒在合肥铺货面积不大,且大型商超的进驻过程涉及各种费用,所以没有进驻。但记者随后在天猫金种子酒旗舰店搜索,并未发现有金种子苦荞酒出售。

金种子健康酒渠道占领失利,业内对此分析:健康酒其实并不太符合安徽的饮酒文化。这也是金种子酒省内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。

营销力度疲软、策略消极保守也是金种子酒失利的一大原因。据报道,2018年,迎驾贡酒的营销队伍是金种子酒的3.5倍。2014年以来,迎驾贡酒每年销售费用总体维持在3到4亿元左右,营收也超过30亿,当年金种子酒的营收体量仅为为迎驾的70%,到2018年,这一数字萎缩到37.54%。

迎驾贡酒次高端系列乏力

在迎驾贡酒2019年三季报中,其营收约26.49亿元,同比增长8.69%,净利润约为6亿元,同比增长21%。

凤凰网安徽注意到,在前三季度中,迎驾贡酒旗下中高档白酒和普通白酒,分别创收4.16亿和2.76亿元,而2018年同期分别约为3.67亿和2.72亿元,增长各在13%和1.5%左右。

数据显示,迎驾贡酒前三季来自省内和省外的收入分别接近3.85亿和3.08亿元,2018年前三季度则分别约为3.84亿和2.55亿元,同比增幅各在0.2%和21%左右。由此可见,迎驾贡酒在省外市场发展情况良好,并且,省外市场的规模正在逼近省内市场收入规模。

业内分析认为,在迎驾贡酒的中高端白酒中,洞藏系列增速较快,带动了整个中高端白酒收入快速增长。国泰君安发布研报指出,迎驾贡酒是深耕苏皖的二线区域名牌,洞藏系列引领公司产品结构向中高档转型。据报道,迎驾贡酒二季度业绩大幅增长,主要原因是洞藏系列放量,带动中高端白酒增长30.3%。

但是从整体来看,洞藏系列占迎驾贡酒收入比重仍相对较低,在200元以上价格带,洞藏系列与古井贡酒、口子窖相比,品牌力仍相对较弱,市场份额也较低。

凤凰网安徽发现,在皖酒市场分层中,古井贡酒与口子窖主要占据的是100-200元价格带,迎驾贡酒主要占据的则是70-100元价格带,其中,迎驾贡酒70元以下产品占到40%。在次高端市场中,古井贡酒与口子窖300元以上产品占比越来越高,而迎驾贡酒洞藏系列的核心产品售价依然在300元以下。

业内分析认为,目前安徽省内市场增速最快的是300元以上的次高端价格带,迎驾贡酒还在填补100-300元之间的市场时,古井和口子窖已向300元以上的价格市场努力,这会让迎驾贡酒的业绩远远落下。

口子窖转战高端市场脚步偏慢

数据显示,口子窖在前三季度营收为34.66亿元,同比增长8.05%;净利润为12.96亿元,同比增长13.51%。口子窖虽然实现了营收净利双增长,但是第三季度的业绩却呈现负增长。据报道,第三季度口子窖营收约为10.47亿元,同比下滑0.14%;净利润约为4.007亿元,同比下滑1.78%。

有分析称,口子窖第三季度利润下滑和其高档白酒业绩下滑有直接关系。数据显示,前三季度,口子窖旗下高档白酒、中档白酒和低档白酒,分别创收32.7亿元、0.9亿和0.68亿元,由此可见,高档白酒收入占据了口子窖收入的绝大部分。然而,今年口子窖高档白酒创收相较去年有所下滑。据报道,今年第三季度,口子窖的高档白酒创收9.88亿元,较去年同期的9.98亿元,下降1%左右。

长城证券表示,下滑主要原因是其高档酒口子五年由于消费升级被六年自然替代,以及小池窖年初提价对销量有所影响,而200元以上产品口子10年、20年增长仍然稳健,新品初夏和仲秋主要仍在团购渠道,受限于上市较晚、包材产能不足,未能大规模放量。

在占领次高端市场的浪潮中,口子窖的转型脚步有点慢。据中金公司分析,口子窖未能抓住2016-2017年的次高端浪潮,从2018年才开始战略聚焦次高端,并且由于口子窖10/20年价格带布局稀疏,未能满足安徽市场200、500元两个细分价位需求的崛起。

龙头古井贡酒有望再破百亿营收

随着古井贡酒三季报的发布,安徽白酒企业龙头古井贡酒有望在2019年营收破百亿。

数据显示,前三季度公司实现收入82.03亿元,同比增长21.31%,实现净利润17.42亿元,同比增长38.69%。2018年古井集团收入已顺利完成百亿目标,2019年,公司有望突破百亿大关既定目标。预计全年收入有望实现20%以上增长。

凤凰网安徽注意到,在省内次高端酒市场中,古井贡酒优势显著。古井贡酒一直致力于省内市场,加上在次高端市场中战略得当,2018年,得益于低线城市消费升级和公司渠道下沉,古井贡酒省内份额有所提升,它的龙头地位更加稳固。据报道,古井产品目前整体价格已提升至200元价格带以上,在省内市占率逐步提升。

目前,省内消费升级的趋势给了古井贡酒收割红利的动力。据国信证券分析,省内主流白酒价格带由80-120元价格带向200元以上升级,古井贡酒和口子窖是安徽本轮消费升级两家最大的受益者。而古井贡酒的渠道管理能力强劲,能够持续收割安徽省内次高端红利。

面对省外市场,古井贡酒持续发力。中信证券表示,古井贡酒在省外的传统战略市场河南今年预计实现双位数增长、新增战略市场河北预计增幅超50%。并且,古井贡酒也在不断的扩张省外市场。据国信证券分析,古井贡酒将河北列入重点市场,将西北、东北和河北市场合并组建北方战区,利于后续统一管理。

古井贡酒作为二线白酒中的成长路径非常清晰的企业,历史业绩较为稳定。业内认为,相较于大部分地产酒,古井在省外扩张做的要更好,近几年费用逐步向次高端价位产品倾斜,努力拔高品牌力,目前省外收入占比约40%,长期成长的天花板相对较高。

四大徽酒在省外市场如何布局? 

安徽是白酒的消费大省,也是中国白酒的强势产区之一。这里酒企众多,竞争激烈,四大徽酒和其他大小酒企更是在安徽建立起了坚实壁垒,业界有“东不入皖”之说。业内人士称,徽酒市场从产品到价格都已形成了森严体系,外来产品想要突破并不容易。

然而,安徽庞大的白酒市场吸引了许多全国性白酒企业或区域名酒的入局,“东不入皖”的格局逐渐被打破,安徽酒企受到了一线名酒和区域名酒的双重挤压。打破僵局,在新形势下进军高端市场,是安徽酒企们努力的方向之一。

凤凰网安徽注意到,安徽白酒市场的激烈竞争也对徽酒企业走出安徽有所牵制,各大小酒企资源有限,实力强劲的企业征战省外市场会分散精力,容易自顾不暇,而实力较弱的企业则根本无暇开拓市场。

安徽酒企擅长营销,其开创的“盘中盘”等营销模式曾助力口子窖打开省外市场。但实际上,中国白酒低端市场被本土品牌占据,在区域白酒的竞争中,地方强势酒业兴起,分食市场,口子窖曾因此败退而归。业内指出,多年来,真正能在省外市场拓展的,仅有古井贡酒。(文/刘李冬 王顺)

[责任编辑:刘李冬]

  • 好文
  • 钦佩
  • 喜欢
  • 泪奔
  • 可爱
  • 思考

今日推荐

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
分享到:
香港老奇人论坛781212